澳门恒峰娱乐

你猜我们都从《碟中谍6》中看到了什么?

来源:首页 | 时间:2018-09-09

  阿汤哥在《碟中谍6》中,更是亲身上演了「高跳低开」,来传递「垂直下降」的精神,这种做法也更接近特工执行敌后侦查的空降方式——为避开地面雷达和导弹威胁,在下降到接近目标区域一定高度后才打开降落伞。

  即使距离第二集已经近二十年,伊森·亨特还是很有运动天赋和攀岩能力。好多人说手套问题,要知道,他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迫攀岩的。

  当然,第四集攀爬迪拜塔的戏更加令人难忘,在绿幕当道的电影世界,阿汤哥亲力亲为,是值得尊敬的。

  阿汤哥似乎也很钟爱在电影中自我致敬,他在《壮志凌云》中骑摩托的画面,在后来的《碟中谍5》《碟中谍6》里都有相似的取景角度和景别。

  茱莉亚的老公对大难不死的伊森说:“从飞机上掉下来都没有死,真命大。”(大概台词)也能对应上《新木乃伊》阿汤哥飞机失事而后生的情节,那部电影也有人对他说过类似的话。

  白寡妇在夜总会向一群军火买家发表演说的时候,提到了她的母亲麦克斯——“麦克斯有点自相矛盾。”没错,她母亲就是《碟中谍1》里瓦妮莎·雷德格瑞夫扮演的麦克斯。母女俩的身份都是军火商,而且也都没有好坏之分。

  碟中谍系列也在吸纳其他谍战片包括自身系列片的优秀元素,007系列一直都是学习的楷模。营救索罗门·雷恩那场戏就与007电影《杀人执照》营救反派的戏完全一致,都是把囚车撞入水中,营救从水下展开。

  白寡妇美腿上藏着的武器构成一道靓丽的风景,还是一袭白。《杀人执照》里也有另一道美景,是一袭黑。

  反派组织“辛迪加”的大BOSS在60年代剧集版中,就是IMF小组的死对头,只不过西恩·哈里斯扮演的名叫索罗门·雷恩,老版的马丁·兰道扮演的角色叫洛林·汉德。他将会是《碟中谍》系列的主要反派,还会贯穿下去。

  茱莉亚帮路德拆钚那场戏,她说了句:“对不起,我是医生,不是电工。”,这是《星际迷航》系列中“老骨头”的常用句式“我是医生,不是_____。”,《星际迷航》和《碟中谍》都是派拉蒙的系列片,出现这句台词不奇怪,嘿嘿。

 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点就是,片中出现了许多双数的设计——双雄对峙,两个心爱的女人,伊森做了两场梦,两次换脸计,两场空中戏(跳伞和直升机),两场飞车戏,两场卡缝戏(汽车卡墙缝和直升机卡山缝),同时拆两个钚等等。这使人想起希区柯克在《辣手摧花》里的各种双数设计。